小火星app安卓永久免费的

香波地群岛,第四十七号地区。

乔巴怎么也不能相信,路飞会说出这样的话来:“喂!路飞,罗宾可是让人给抓走了啊!”

胖路飞根本不管:“别说这个了,把我们在这个岛上召集的一百人个人,让他们去四十六号地区集合,长鼻子、橘色头发、背着大包裹、黑色长袍,找到他们三个,我要让他们知道得罪‘草帽团‘是什么下场!”

胖路飞这样一说,部下们纷纷动身。

“你们等一下!路飞!两年的时间让你心都变了吗?我难过的要哭了啊!罗宾被人抓走,大家真的不管了吗?”

乔巴死活也不会相信路飞会说出这样的话,冲着他们大吼道。

胖路飞好像这个时候才注意到乔巴:“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?”

“可恶,我真看错你们了,就算你们都不救,我一个人也要去救!等着我,罗宾!”

乔巴的内心遭受到一亿点暴击,他难过的边哭边跑。

昔日那样为伙伴儿们拼命的他们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两年的时间真的让他们改变了那么多吗?

乔巴无论如何也不想相信,变成驯鹿的形态狂奔着,眼泪滴落在地上…

‘草帽团’不知道的是,他们已经被海军给盯上了。

清纯天使白衣长裙的唯美瞬间写真

两名海军躲在墙后面偷偷看着他们:“他们那是内讧了吗?虽然以路飞和辰奇为首的成员们在这两年改变了很多,但是那只会说话的宠物绝对是错不了的!”

“没错,他们就是草帽一伙儿!马上通讯支部!”

海军一等兵拿起电话虫:“这里是四十七号地区,已经确定是‘草帽一伙儿‘!请速派兵擒拿!”

香波地群岛,第六十六号地区,海军驻扎基地。

通讯兵接到情报,迅速向上级汇报:“看来他们接下来的动作是会召集这个岛上的海贼们,似乎要在第四十六号地区集结。”

一名海军上尉:“辛苦他们了,先让在四十六号地区的少量士兵协助平民去避难,上级的命令是体做好战斗准备,从第四十、四十二、四十四地区展开包围网,G1支部的援军也马上会赶到!”

“我先走一步了!”

这时候,一个扛着大斧子的胖男人走进来沉声道。

上尉:“啊,战桃丸先生!”

战桃丸:“我先把四个PX机器人带过去了。”

上尉:“哎?要出动和平主义者吗?”

战桃丸一脸严肃的样子:“当然了,你们可不要小看了他们啊!过去了两年,他们肯定变得更强了,和那些一直在岛上的新星们可不是一个档次的啊!”

第四十二号地区。

山治从夏琪的店出来购买一些食材,看到一个钓鱼的中年人。

“喂!渔夫大叔,今天抓到鱼了吗?请便宜一点卖给我吧!”

山治对海边的中年渔夫大喊道。

可是渔夫却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,双手捂着头,一脸大惊失色的样子:“哇!有个绿头发的家伙从这里沉下去了!”

山治眉头一皱:“绿头发?出什么事了吗?”

渔夫这才发现了山治,转身道:“大事不好了!刚才又个绿头发挂着三把刀的小哥,他说他想去钓鱼,于是我说马上开船,让他先上去…”

山治打断了他一下:“三把刀、绿头发,腰上还挂着绿色的肚兜是吗?”

渔夫:“对,没错,而且还是独眼,你们认识吗?”

“独眼?”山治疑惑着,展开了索隆一亿两千万的悬赏令,“是不是这个家伙?”

渔夫:“没错,这个小哥是你的朋友吗?”

山治将悬赏令收起来,摸摸下巴:“嗯,怎么说呢,认识,认识而已…”

渔夫表情非常着急:“那就是他!我说让他现在我的船上等,但是没想到他在旁边的船上呼呼大睡起来,虽然我很怕那些海贼,但是还是拼命的叫他来我船上,但是怎么叫都叫不醒,眼睁睁的看着贴膜的海贼船下去了。”

不用问,那艘海贼船估计是去鱼人岛了。

以索隆的方向感,恐怕是暂时回不来了。

山治瞳孔一紧:“那个笨蛋!我就说绿藻头为什么一反常态,没有迷路反而还第一个到了,结果碰到了这样的事情。”

渔夫脸上有些内疚:“那可是海贼船啊,现在他说不定已经被杀了吧?”

山治比他淡然的多:“不会不会,这不是你的错,那家伙死不了的,放心吧,知道他去哪儿了就行,这里还有鱼吗?”

山治这样说,一方面知道索隆去了鱼人岛,反正伙伴儿们迟早会在那里碰头,二来他也相信索隆的实力。

忽然间,海面上像是被煮沸了一样,冒出很多的泡泡。

“快看,海上好像有什么浮起来了!”

很多人为了过来,眼睛盯着海面,渔夫和山治的目光也被吸引过去。

下一刻,只听得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一艘长六十多米大海贼船浮到了海面上。

这不过,这艘船已经是破烂不堪了。

海边的人们不由得一怔,议论纷纷起来。

“难道是因为镀膜失败,导致了船被摧毁吗?”

“要么是遭遇了海王类的袭击。”

“可是看切口,更像是被利刃斩断的!”

“你开什么鬼玩笑?谁能斩开这么大的一艘船?!”

海面上的船已经变成了一堆破木板,一些海贼狼狈的抓着破板,泡在海水中:“绿头发的混蛋,我们的船被你给…”

扶起来的大桅杆上坐着一个人。

绿色的头发,带着三把刀,独眼儿。

罗罗诺亚·索隆!

索隆将黑刀秋水插回刀鞘之中:“我把船给搞错了!”(很正常)

香波地群岛,第三十五号地区。

“罗宾!罗宾!你到底在哪里啊?!”

伤心欲绝的乔巴以驯鹿的形态在街道上狂奔,眼中布满泪水,“可恶!可恶!大家到底都是怎么了?以前明明为了伙伴儿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顾,现在罗宾被抓了,他们居然说‘不管了‘,太过分了吧…我这两年的努力修行到底是为了什么啊?!究竟是为了谁…呜呜…”

两年不见,伙伴儿真的变得那么冷血无情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