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视频appios二维码图片

♂ ,

妹妹对自己放烟花的兴趣不是很大。我记得也就初三的时候,她们班级吃散伙饭,班中女生们想要玩仙女棒,目的却是拍照,还很认真地找了夜景,买了新衣服和一堆仙女棒,拍摄的时候各种摆造型、取景,事后还花了不少时间p图。那些照片我看了,p图p得我都认不出来人,仙女棒的烟花也绚丽无比,和实物完不同。妹妹那时候的兴头很足,还嫌弃我的身材不好,手也不好看,不能当道具出境。最后她们是让个高个的女生伸手当道具,每个人都和那个女生拍照了,那只手最后也被p得“面目非”。

我想到这些,顺口问了妹妹她初中同学的事情。

“还有联系啊,高三了都在复习,才没一起玩。我们说好了,考完了要再拍一组那样的照片,大学毕业的时候也要拍一组一幕样的。”妹妹很兴奋地说道。

“你高考完,我们家要怎么庆祝啊?”妈妈被转移话题,开始思考这个问题,“你哥那会儿就一起出去吃了顿饭,他自己跟同学跑去旅游了。”

“我也想要去旅游……”妹妹抱住了妈妈的手臂,讨好地笑笑。

“行了啊你。小孩子肯定不乐意跟我们出去玩。让他们自己玩去吧。”爸爸说了一句。

“我们可以一起去旅游啊,家一起旅游。”妹妹连忙说道。

妈妈开始考虑去哪儿旅游,和妹妹商量起来。

我和老爸坐在沙发上看春晚。这几年因为技术革新,春晚都像是特效大片,我看着有趣,老爸觉得有些太过刺激。

电视机的声音、妈妈和妹妹的说话声、我和老爸有一搭没一搭地点评节目……

我的手机就在口袋里,之前群发了祝福的短信,这会儿也经常响起短信音。零↑九△小↓說△網

簇拥菊花美女梦幻甜美纱裙唯美写真

我看到了之前发给南宫耀和古陌的祝福。南宫耀没手机,直接用古陌的号回复,内容很传统,都是些吉祥如意的话。古陌则是回了简单的“新年快乐”四字。

我忽然想到了青叶灵异事务所。事务所内……现在叶青一个人在事务所内吧?事务所那阴暗冷清的场景浮现在我的脑海中。那样的地方和除夕一词格格不入。

我迟疑了一会儿,给古陌的手机发去消息,问他们现在在哪里。

回答不出我意料,两人还在酒店的套房。

“怎么了?”老爸问了我一句。

我看看时间,站起来说道:“我有点儿事,出去一下。”

妹妹吓了一跳,“这个时侯有事?”

妈妈很担忧地望向我,“出什么事情了?”

“没什么,就是一个朋友……我去看看,很快就回来了。”我笑笑。

爸爸看看我,摆摆手,“去吧去吧。”

妈妈欲言又止。

毕竟是除夕夜,大晚上我突然要出去,是有些奇怪。

妹妹嘀咕:“哥,不是女朋友吧?”

“当然不是。”我满头黑线,揉了揉妹妹的脑袋,就出去了。

室外,能看到家家灯火通明,马路上冷冷清清。

我哈了口气,快步走出了小区。

我觉得自己现在的行为有些傻,可是,只是想想叶青一个人呆在清冷的事务所,我就觉得没法在温暖的家中坐下去。

叶青或许已经习惯了那种清冷。他早就失去了家人,又亲眼看着一个个伙伴失踪或死亡。大概,有很多年,他都是一个人这样度过的。

但至少,今年有些不一样吧。

叶青说找到了我是他那时候唯一可以做的事情,他将希望压在了我身上。我也救出了青叶的两个人了。情况已经有些改变了,是在转好了。

叶青不该再那样一个人孤零零呆在事务所……

我加快了脚步,幸好还有公交车在运行,不用我跑到工农六村。下车的时候,我从超市买了两罐啤酒,再去了事务所。

六号楼的楼上楼下宛如两个世界。踏上六楼,就好似进入了另一个空间,和外头除夕夜的喧嚣热闹完不同。

我打开了事务所的门。

阴冷的风从室内吹出来。

一侧头,我就看到了站在档案柜旁边的叶青。他一如既往,似是在看着窗外。我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。其他居民家的温馨聚会吗?

叶青听到了动静,应该是转向了我。

我有些尴尬,举了举手中的啤酒,“我……我想着今天除夕……”

“你是白痴吗?”叶青清冷的声音从室内传来。

我不太高兴。好心好意过来看看他,他却这么说我。古陌和南宫耀都没这么做……我探头看看黑暗的走廊,那扇门并未出现。我没那两人的能力,那扇门不出现,我也没感觉到这里有什么危险。

“只是待一会儿……”我还是厚着脸皮进了事务所。这会儿要走了,才是真的尴尬了。

我坐在了沙发上,自顾自开了啤酒,又有点儿尴尬了,没话找话地说起了拆迁的事情。

“……今年年内,这里的居民应该就会部搬走。要是没有钉子户,年底就会开始动工……就算有几家谈不拢,已经搬走的楼也会先开始动工。六号楼里面,我们调查下来,没有哪家会当钉子户,到时候……”这是我最担心的事情。

叶青没有回应我。

我喝着啤酒,说着说着,就说到了南宫耀之前说的事情上了。

“……你知道他们所有人的秘密,知道他们的能力……我要是知道了,会怎么样?会死吗?……玄青真人在的那个政府专家库,以前好像就因为这个出过事情……”

“你还没有承担的能力和心理准备。”叶青突然说了一句。

听声音,他就在我身后。我没回头,反而是低下了头,看着啤酒罐,一饮而尽后,将易拉罐捏扁了。

“你说得对,我想象不出来那会是怎样的情况。”我叹了声气,转了个话题,“你不能吃东西吧?另一罐我也喝了。”

这让我发现自己买啤酒的行为太傻缺了。

叶青没对此骂我什么。

我开了易拉罐,咕嘟咕嘟又喝了两口,“那其他人呢?知道我们这些事情的其他人呢?他们会怎么样?”

叶青继续沉默。

“我不想碰到你经历的那些事情……我有时候也不知道,如果我碰到那样的事情,会做出什么……可能会被古陌说中,变成个特别麻烦的恶鬼……”我低声说道。

偶尔,我想想古陌的话,觉得还是很有道理的。即使现在的我能自信死后不变成恶鬼,可谁知道我真正死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呢?一个不好,我可能就被古陌说中……

两罐啤酒不足以让我醉倒,只是在青叶灵异事务所这样寂静的环境,我情不自禁生出一种惶惶不安的恐惧感。

在家里面,我想到这里。在这里,我又会想到自己那个温暖的家。

这里,曾经也是那样的吧?

我的家会不会也……

我发现自己的手在轻轻颤抖。

这实在不是什么好的发展。

我拿起了空易拉罐,想要立刻离开这个地方,让自己心里面的负能量尽快散去。

“好了,我不打扰你了,我先回去了。对了,新年快乐。”

我正要起身,被叶青按住了肩膀。